两性故事

女主穿越母恐龙,海贼王人鱼公主喜欢谁

作者:admin 2020-04-19 12:00:20 我要评论

    这时,门僮夏滨、小杉,还有服务部的安达进来了。

    他从安炀是一个非常聪明而稳重的学生开始说起,还说他在ICI的论文发表得过最优秀奖,并且精通马术,另外就是他一参加饭店研修后,那家店的女性顾客就增加了等等。

    “饭店经理人的世界绝不像外界想像的那样多采多姿。“

    他放下筷子说道。

    他把盘子上的剩菜全部推给顾青青,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虽然不能说是多采多姿,却必须具备社交性。在展现自己的服务品质方面来说知识就是最好的工具。“不愧是饭店经理人的老前年。

    他的话好像可以让人看到历史,顾青青忘了咀嚼只是呆呆地听他说话。

    “广阔的交友圈、介绍过一次就要记得起对方的名字、不管被叫到什么样的地方都要冷静,但是行事不能太夸张、不强出头、不能忘记时时体恤别人……要做到这些,而又愿意替别人服务的人可以说已经少之又少了。“

    顾青青喝了一口水把食物咽下去急着问:“他做得到这些事吗?“虽然菜真的很好吃,但顾青青现在更急切于想要多听他的话。

    顾青青放下碗筷,在吉布斯先生的杯里注入啤酒。

    可能是酒精的原因吧,他说话的语气比刚开始要轻松多了。

    “做得到。他拥有超乎年龄的判断力和知识。听说国内的学生都不喜欢念书,看到他之后我的想法就完全改变了?“没想到安炀这家伙连在外国也是吊老头高手。

    梅尔拉夫人边灵巧地用着筷子边点头称是。

    “他做的抱枕在我开的小店里销路好得不得了呢。“

    “抱枕?他还会做裁缝啊?“

    顾青青回想起家里的那五个抱枕该下会也是他做的吧?

    “他也很会揉意大利面团哦,他的手劲非常强。“

    “……我知道他会做菜……但是意大利面不是……“

    “是用面粉揉出来的呀,不过他说他不常做就是了。“

    常做还得了啊!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这一席话大大的扭转了安炀在顾青青心口中的形象,但是也有一种越来越搞不懂他的感觉。

    “我第三个女儿向安炀求婚的时候还被拒绝了哩!“

    “现在的她已经结婚还有两个小孩,但是安炀却还是单身。“

    真可惜。一对老夫妇相视而笑。

    啊啊……顾青青说不出来他这一生大概没有结婚打算的事。

    结束了午餐,他们驱车前往山下公园。

    他们说为了消耗刚才的食物,所以要下车走走,顾青青也搓着浑圆的肚皮跟随他们下了车。他们从庭园的方向往下走,一直走到看得见海的广场上。

    山下公园是连接着横滨港的公园。

    跨过在一般道路上的栅栏,穿过有狗粪和鸽粪的草皮和高大树林后,就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海在眼前展开。

    沿着海是一条宽幅的柏油步道,跟海的距离近得几乎只有两公尺。

    因为是星期天的关系,许多家族还戴着滑轮来这里玩。

    一群女孩子背着海聒噪地拍着纪念照片。

    散步的狗、长椅上的午睡、恋人们的亲吻……好一幅假期午后的风情画。

    “这里可以游泳吗?“

    “如果下去游的话可能会生病,因为水很脏……啊、一群水母!“

    顾青青跟吉布斯先生一起弯腰看着水面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大群水母在混合了大量垃圾的水波间晃动。

    他从安炀是一个非常聪明而稳重的学生开始说起,还说他在ICI的论文发表得过最优秀奖,并且精通马术,另外就是他一参加饭店研修后,那家店的女性顾客就增加了等等。

    “饭店经理人的世界绝不像外界想像的那样多采多姿。“

    他放下筷子说道。

    他把盘子上的剩菜全部推给顾青青,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虽然不能说是多采多姿,却必须具备社交性。在展现自己的服务品质方面来说知识就是最好的工具。“不愧是饭店经理人的老前年。

    他的话好像可以让人看到历史,顾青青忘了咀嚼只是呆呆地听他说话。

    “广阔的交友圈、介绍过一次就要记得起对方的名字、不管被叫到什么样的地方都要冷静,但是行事不能太夸张、不强出头、不能忘记时时体恤别人……要做到这些,而又愿意替别人服务的人可以说已经少之又少了。“

    顾青青喝了一口水把食物咽下去急着问:“他做得到这些事吗?“虽然菜真的很好吃,但顾青青现在更急切于想要多听他的话。

    顾青青放下碗筷,在吉布斯先生的杯里注入啤酒。

    可能是酒精的原因吧,他说话的语气比刚开始要轻松多了。

    “做得到。他拥有超乎年龄的判断力和知识。听说国内的学生都不喜欢念书,看到他之后我的想法就完全改变了?“没想到安炀这家伙连在外国也是吊老头高手。

    梅尔拉夫人边灵巧地用着筷子边点头称是。

    “他做的抱枕在我开的小店里销路好得不得了呢。“

    “抱枕?他还会做裁缝啊?“

    顾青青回想起家里的那五个抱枕该下会也是他做的吧?

    “他也很会揉意大利面团哦,他的手劲非常强。“

    “……我知道他会做菜……但是意大利面不是……“

    “是用面粉揉出来的呀,不过他说他不常做就是了。“

    常做还得了啊!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这一席话大大的扭转了安炀在顾青青心口中的形象,但是也有一种越来越搞不懂他的感觉。

    “我第三个女儿向安炀求婚的时候还被拒绝了哩!“

    “现在的她已经结婚还有两个小孩,但是安炀却还是单身。“

    真可惜。一对老夫妇相视而笑。

    啊啊……顾青青说不出来他这一生大概没有结婚打算的事。

    结束了午餐,他们驱车前往山下公园。

    他们说为了消耗刚才的食物,所以要下车走走,顾青青也搓着浑圆的肚皮跟随他们下了车。他们从庭园的方向往下走,一直走到看得见海的广场上。

    山下公园是连接着横滨港的公园。

    跨过在一般道路上的栅栏,穿过有狗粪和鸽粪的草皮和高大树林后,就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海在眼前展开。

    沿着海是一条宽幅的柏油步道,跟海的距离近得几乎只有两公尺。

    因为是星期天的关系,许多家族还戴着滑轮来这里玩。

    一群女孩子背着海聒噪地拍着纪念照片。

    散步的狗、长椅上的午睡、恋人们的亲吻……好一幅假期午后的风情画。

    “这里可以游泳吗?“

    “如果下去游的话可能会生病,因为水很脏……啊、一群水母!“

    顾青青跟吉布斯先生一起弯腰看着水面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大群水母在混合了大量垃圾的水波间晃动。

    他从安炀是一个非常聪明而稳重的学生开始说起,还说他在ICI的论文发表得过最优秀奖,并且精通马术,另外就是他一参加饭店研修后,那家店的女性顾客就增加了等等。

    “饭店经理人的世界绝不像外界想像的那样多采多姿。“

    他放下筷子说道。

    他把盘子上的剩菜全部推给顾青青,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虽然不能说是多采多姿,却必须具备社交性。在展现自己的服务品质方面来说知识就是最好的工具。“不愧是饭店经理人的老前年。

    他的话好像可以让人看到历史,顾青青忘了咀嚼只是呆呆地听他说话。

    “广阔的交友圈、介绍过一次就要记得起对方的名字、不管被叫到什么样的地方都要冷静,但是行事不能太夸张、不强出头、不能忘记时时体恤别人……要做到这些,而又愿意替别人服务的人可以说已经少之又少了。“

    顾青青喝了一口水把食物咽下去急着问:“他做得到这些事吗?“虽然菜真的很好吃,但顾青青现在更急切于想要多听他的话。

    顾青青放下碗筷,在吉布斯先生的杯里注入啤酒。

    可能是酒精的原因吧,他说话的语气比刚开始要轻松多了。

    “做得到。他拥有超乎年龄的判断力和知识。听说国内的学生都不喜欢念书,看到他之后我的想法就完全改变了?“没想到安炀这家伙连在外国也是吊老头高手。

    梅尔拉夫人边灵巧地用着筷子边点头称是。

    “他做的抱枕在我开的小店里销路好得不得了呢。“

    “抱枕?他还会做裁缝啊?“

    顾青青回想起家里的那五个抱枕该下会也是他做的吧?

    “他也很会揉意大利面团哦,他的手劲非常强。“

    “……我知道他会做菜……但是意大利面不是……“

    “是用面粉揉出来的呀,不过他说他不常做就是了。“

    常做还得了啊!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这一席话大大的扭转了安炀在顾青青心口中的形象,但是也有一种越来越搞不懂他的感觉。

    “我第三个女儿向安炀求婚的时候还被拒绝了哩!“

    “现在的她已经结婚还有两个小孩,但是安炀却还是单身。“

    真可惜。一对老夫妇相视而笑。

    啊啊……顾青青说不出来他这一生大概没有结婚打算的事。

    结束了午餐,他们驱车前往山下公园。

    他们说为了消耗刚才的食物,所以要下车走走,顾青青也搓着浑圆的肚皮跟随他们下了车。他们从庭园的方向往下走,一直走到看得见海的广场上。

    山下公园是连接着横滨港的公园。

    跨过在一般道路上的栅栏,穿过有狗粪和鸽粪的草皮和高大树林后,就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海在眼前展开。

    沿着海是一条宽幅的柏油步道,跟海的距离近得几乎只有两公尺。

    因为是星期天的关系,许多家族还戴着滑轮来这里玩。

    一群女孩子背着海聒噪地拍着纪念照片。

&n

bsp;   散步的狗、长椅上的午睡、恋人们的亲吻……好一幅假期午后的风情画。

    “这里可以游泳吗?“

    “如果下去游的话可能会生病,因为水很脏……啊、一群水母!“

    顾青青跟吉布斯先生一起弯腰看着水面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大群水母在混合了大量垃圾的水波间晃动。

    ……啊啊,为什么大家都不把垃圾丢到垃圾筒里呢?

    想起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也……那时虽然完全不在意,但是现在却觉得罪恶感满重的。

    这些垃圾虽然不是她丢的,但是面对着这些专程来参观的客人,总觉得非常羞耻。

    学校虽然没有教他们这些事,不过这应该是常识啊。

    吉布斯先生靠在栏杆上看着海,拿出手柏擦拭额头上的汗。

    他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手帕的时候,连装着门票的信封和老花眼镜都一起露出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再放回去。

    他给人的感觉非常自然,对她既不会像外人般生疏,连说话的语气也非常柔和,顾青青不知不觉喜欢上这个老先生了。

    虽然只和他们相处不到几个小时,但是已经明白安炀会对他们如此特别的理由了。

    看到矗立在公园和道路对面有数十层楼高的饭店群,吉布斯先生自言自语的说北城的饭店还真多啊?

    顾青青想他说不定想看一下饭店的内部,不过却没有开口问他。

    顾青青帮他们拍下以红鞋号为背景的照片之后差不多到该回车上的时候了。

    这时突然刮起一阵强风把吉布斯先生的帽子给吹跑了。

    她冲上前去在帽子落到海里之前一把抓了回来。但却对于随即而来的叫声来不及做出反应。

    “……门票……“

    “哇!不会吧!“

    原本放在吉布斯先生胸袋里装着门票的信封被风吹落到海面上。信封虽然在海面上载浮载沉,但是等顾青青到了栏杆旁的时候票已经快沉下去了。

    那不是科技馆的门票吗?

    “啊啊,沉下去了。“当吉布斯先生一脸可惜状地拍拍顾青青肩膀的时候,顾青青大叫一声:请等一下!然后脱掉了外套。反正回程是坐车回去没关系。

    “不行!太危险了!“夫人拼命大叫着阻止顾青青。旁边已经聚集了一堆看好戏的人,顾青青脱掉鞋子冲进水中。

    顾青青一冲进去就死抓着门票不放。她可不想把头钻进这么脏的海水里,所以趁门票还没沉入水中就先抓在手上。

    就这样,顾青青拔水回到吉布斯先生的身边。这时从围观的人群里传来一阵掌声,那些人她当然不认识。

    顾青青正不知道该怎么爬上去才好的时候,有几个男人伸出手拉了她一把。

    不过这海里的水母还真多,要是没有穿衣服的话可就有得瞧了。

    “你怎么这么乱来!为了小小的门票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顾青青打了一个超人的喷嚏。唔唔……好像有点冷。

    “唉呀……要不要找一间饭店进去休息一下?“夫人用手巾帮顾青青擦拭着头发,不过因为喷啶和海水把她的衬衫都弄脏了,所以她用手制止她,不让她过来。

    自己真是个傻瓜,弄得又臭又脏的,他们怎么会让她坐上出租车?

    <!-- csy:23230673:300:2019-05-19 12:16:52 -->
相关文章
  • 女主穿越母恐龙,海贼王人鱼公主喜欢谁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