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形容深刻而透彻的词语,特别感人的韩国电影

作者:admin 2020-02-18 12:01:09 我要评论

    那一刻,章承华决定就算她已经嫁给了别人,就算这辈子自己再也没有可能将心意告诉她,这也没关系,只要她过得好就行。

    “现在手里还有多少钱?”罗金武低声问道,家里的钱已经不再交给刘三格保管,所以有关钱的事情都是关上房门小声的跟崔淑兰嘀咕。

    “拉了几车砖,一共花了一千三。”崔淑兰答道。

    “还得买石灰沙子,我打算把正屋门口都用瓷砖,这样看起来亮堂,这样一来就要多花点钱。”罗金武这两天跑遍了村子里的新房,看了看人家是怎么收拾的,心里也忍不住想要跟上潮流。

    “我们一共就四千块钱,不够了咋办?”崔淑兰也不懂,但是听别人说贴瓷砖要花不少钱呢。

    “到时候再说吧。”罗金武皱眉说道:“小静那边不是说要做豆腐吗,等她做起来能赚钱的话,我们也去学学。”

    崔淑兰以为罗金武是要打罗关静的主意,想要从她那边借钱,没想到他是想学手艺。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他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好像自从把钱从刘三格那里要回来之后就不再对他娘言听计从,倒像是一个真正的父亲了。

    听到两个儿子说小静要借用石磨,他当下就跟两个孩子一起将石磨搬了出来,还找了一个小推车让把石磨送过去。如果是放在以前,他是一定不会让把东西借出去的。

    “金武啊,明天就要回门了,我寻思着咱们家里也没地方干脆就直接做点家常便饭行了。”刘三格看到罗金武和崔淑兰关着房门,忍不住凑上前来想听听。又想到明天就是回门的日子,想着方家那么大方,明天带回来的东西肯定不少。

    “我已经跟小静说了,家里没地方干脆就不让他们回门了。”罗金武看到刘三格进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憨娃子总是乱走,来家里还添乱呢。”

    “这怎么能行呢?三天回门可是从古

至今都有的,怎么能省下来呢?”刘三格一愣。

    “这有啥的,还不是我们说的算吗?”罗金武摆了摆手,笑道。

    “本来小静嫁给憨娃子别人就说咱们是图钱,结婚那天下午也没安排人过去,他们都说咱们是看不起憨娃子那一家人。”刘三格还特意的停顿了一下,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的样子:“明天再不让憨娃子上门来见你们,只怕别人会更说咱们看不起他这个姑爷呢。”

    刘三格算过了,明天回门他们肯定去供销社里买袋子奶糖瓜子,还有饼干和水果。罗金武将自己手中的钱都收了去,现在手里只剩下一两百块钱,给美罗买衣服都不够,又怎么舍得给闺女买吃的呢。再说了自己平时也爱嚼个零食什么的,家里有吃的总比出去买着吃方便啊,再加上自己拿着这些东西还有别的用途呢。

    罗金武被刘三格这样一分析,也觉得她说的十分有道理。如果自己坚持不让他们来回门,万一被认为是看不起方家那憨娃子似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决定了。

    “小静是你闺女,你们娘俩关系近,你去给她说让她们明天务必回门。”刘三格转身看到崔淑兰坐在床边上,便生出让她去做这个坏人的主意。

    “已经跟小静说了让她别回门了,现在还怎么去说,恐怕不好吧。”崔淑兰有些为难的看了看罗金武,顺心的日子刚过了几天,难道以后有被刘三格做主了吗?

    “也是,已经跟小静说好了,再让他们上门来,这不是明摆着是给她们要东西吗?”罗金武细想之后,朝着刘三格皱眉道。他是个没主意的人,听刘三格说不让罗关静回门怕别人说自己看不起新姑爷。可是又听到崔淑兰的话也是觉得十分有道理。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咱们罗家虽然是没钱,可是我们也不差这些吃的,咱们这样做不是出于礼节吗?”刘三格瞪了一眼自己这个牛气的儿媳妇,刚几天不喊骂竟敢蹬鼻子上脸跟自己叫板了?

    “你们到底是年轻什么都不懂,长辈们说这些总是不会错的,要不然去问问旁边的大爷叔叔们,看看他们怎么说?”刘三格又转身看向自己的儿子,虽然说是亲生的,但是这个臭脾气却是一点都不像自己,完全跟他那死鬼老爹一个样子。

    将罗家长辈扯出来,这让罗金武立马就改变了风向。不让他们回门这件事情只是自己的两个儿子知道,外人也不知道。现在去方家说一声,告诉他们明天给他们准备着午饭,他们自然就懂什么意思了。

    “那你跑一趟跟小静说一声,让他们准备明天回门。”罗金武看向崔淑兰说道。

    崔淑兰蹙了蹙眉头,还想在反驳两句,又看到刘三格眼中的强势,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娘你拿着钱去买点肉,明天不摆酒席也得做顿大锅菜吧。”罗金武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二十块钱递给刘三格:“我见家里的面粉也不多了,剩下的钱买成面粉吧。”

    刘三格看着这二十块钱,少得可怜,买了肉买了菜本来就剩下几块钱,还让自己买来面粉,真当这二十块钱是万能的吗?

    罗关静打算晚饭之后就开始做豆腐争取早一天做出满意的成品来,如果可以的话一晚上不睡觉又能怎么样?

    憨娃子已经算是一个最听话的傻孩子了,相比于村子里的另外一个傻孩子,他算是成熟很多了。至少他不会乱扯着家人陪着他一起胡闹,大部分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在玩着各种奇怪的玩意。

    晚饭之后,罗关静先是准备了热水给憨娃子洗漱了一番,又连哄带骗的将他带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里。用毛巾拧成了一个人形的玩偶,还给她取了一个名字。

    “我们给她娶个名字吧,是个小美女呢。”罗关静将小玩偶放在憨娃子的枕头旁边,笑道。

    “媳妇,媳妇。”憨娃子欢喜的看着这个小玩偶,指名要叫她媳妇,还贴心的给她盖上了自己的被子,学着她的姿势躺在了玩偶的身边。

    “好吧,就叫她媳妇吧。”罗关静轻笑道:“那让她陪着你睡觉,晚上一定不要乱蹬被子啊。”

    “好好好,嘿嘿嘿。”憨娃子颤悠着,将自己闷在被窝里笑个没完没了,嘴里还嘟囔着:“今天晚上媳妇陪我睡觉,呵呵呵呵,媳妇跟我一起睡觉。”

    将憨娃子安置好,走到厨房里帮助韩雅芝收拾碗筷,听到门口有人在叫喊自己的名字,心中一惊担心是程伟荣又找上门来了,仔细一听不像是程伟荣的声音,倒像是弟弟罗关智的声音。

    “小智你怎么来了?”罗关静探头往门外看了看,看到罗关智站在门,在她身边站着的正是崔淑兰。

    罗关静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前世崔淑兰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姿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尽管脸上带着为难,但是她却一点都不肯为自己着想。也不知道她是否为自己辩解了几分?

    “娘?大半夜的你们怎么过来了?”罗关静走上前去,就算前面是深渊也得硬着头皮前去看一看。

    “小静……”崔淑兰为难的说道:“你爹的意思是不让你们回门了,晚上你奶奶又在你爹面前说了几句,他让我来跟你说一声明天务必要回门。”

    刘三格坚持让自己回门?回门的时候就只是带着点吃食,她一个黄土埋了半截的人难道还惦记着这点吃的?家里的房子刚刚拆完,并不缺钱啊。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刘三格她从小就不喜欢自己这个孙女,虽然说罗金武是她的亲生儿子,但是据自己观察她对罗美罗是格外的偏袒……

    “说了是什么原因吗?”罗关静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跟前世一样的事情还是继续上演着。在自己的努力下,罗金武已经变了样子,可是没两天又被刘三格牵着鼻子走了?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一劳永逸呢?

    “说是不让你们回门就好像是看不起你们一样。”崔淑兰实话实说,内心里还是心疼自己闺女的,可是自己在家里根本没有话语权,只能听从丈夫和家婆的使唤来给自己的闺女添堵。

    “我知道了,明天我们会回门的。”罗关静点了点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不能一味的后退,前去看看刘三格还有什么后招,也好一次性解决掉这个麻烦。

    “你婆婆那边不会不高兴吧?娘担心你惹到你婆婆,往后的日子就跟娘一样不好过。”崔淑兰的语音轻颤,几乎是快要哭出来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罗关静自然是知道家婆的态度,家婆肯定不会因为回门这件事情就跟自己过不去,但是当着崔淑兰的面自己可不能乱说,不能让她以为自己在婆家日子过得好,万一她跟罗金武和刘三格说了,岂不是自找麻烦?

    “这可怎么办啊?你奶奶就是看不惯我们一家人,总是……”崔淑兰这次可真的要哭出来了。

    “她不喜欢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明天回门再说吧,现在担心这么多也没用。”罗关静无奈的看着崔淑兰,总不能把她逼哭吧?

    “与其这么担心,倒不如你多在我爹面前说说奶奶的坏话,将咱们的苦日子跟爹掰扯掰扯,或许他还能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呢。”罗关静轻叹一声:“天晚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明天中午之前就回去了。”

    送走崔淑兰和罗关勇,罗关静先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吹了一会儿凉风让自己冷静下来分析分析刘三格到底看不惯自己的原因是什么?前世自己被奶奶管教的不敢听不敢问,俨然一副乖乖女的形象,可是她还是像个吸血鬼一样欺负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想不起来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刘三格跟自己过不去,毕竟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回到家中跟韩雅芝一起先去了一趟木匠家里,所需要的工具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等拿回家固定好,开工做豆腐就是了。

    “你们弄这么多东西是要做什么呢?”谷存良迎面走过来碰巧看到韩雅芝和罗关静两个人搬着需要木条子和木架子,本想欢欢喜喜的跟罗关静打个招呼,又想到罗关静已经是憨娃子的妻子,自己这样贸然上去打招呼是不礼貌的,只能微笑着跟韩雅芝先开口说话。

    “我们准备做豆腐呢,刚让木匠做的家伙什儿。”韩雅芝有些吃力的说道,这些木架子硌手的厉害。罗关静也跟着微笑示意打招呼,毕竟以前跟谷佳阳玩在一起,也时常跟谷佳阳的弟弟谷存良说话呢。

    “我来我来。”谷存良接过韩雅芝手中木架子,又看了看了罗关静手中的木头条子:“把你的也放我这里,我力气大。”

    “不成不成,这已经是够重的了。我替小静抱着。”韩雅芝急忙接过罗关静手中的木头条子,三个人一前一后的朝着方家走去。

    毕竟是个女人家,做起事情来有很多力不从心的地方。谷存良说要留下来帮忙整理好这些家伙什儿,韩雅芝也没有多做拒绝。有个男人帮衬着做完这些活是最好不过的。罗关静前世只是领导,做一些指挥工作。要想真刀实枪的收拾这些东西,只怕还要苦苦摸索一段时间呢。

    有了谷存良的帮助,这些活儿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繁琐。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在房间里搭建好了过滤豆渣的支架。

    “这就差不多了,你试试看顺手不?”谷存良看到韩雅芝离开这个房间,便趁机跟罗关静说上几句话:“以前到还不知道你会做豆腐呢?”

    “我现在也只是想实验实验,能不能做成还两说呢。”罗关静接话道。

    “以前你跟我姐去我家的时候,你总是低着头闷着声不爱说话。如今总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谷存良似开玩笑的说着:“你家中也没个劳动力,以后有什么体力活尽管来找我,不用跟我客气的。”

    “那既然这样,等我们做出来豆腐往你家送的时候,你可不能说不要啊!”罗关静温和的笑了笑。

    “我姐姐都是叫你小静,我也跟着这样叫吧,我记着咱们是同岁的,你几月生日呢?”
相关文章
  • 形容深刻而透彻的词语,特别感人的韩国电影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