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如何训练下面变得多水,男朋友用手抠我很舒

作者:admin 2020-02-24 12:01:12 我要评论

    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要撒手不管,薛梦甜顿时金豆子哗啦啦的就往下掉:

    “妈,你不能不管我,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今后的富贵还通在我身上呢!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可怜,天赋唱将出事,济慈突然撤资,我好好的冠军到手飞了。爸爸气得说不管我。现在我又要嫁给一个傻子,都是苏念那个贱人害的,她害的我好惨呐……”

    她这边说,刘清也是又气又心疼。心中已经把苏念骂了上千遍。但是只是骂人也没有办法。难不成骂人就能让苏念重新嫁给纪家?

    等等!

    重新嫁……

    刘清脑海之中火光一闪,只是因为旁边薛梦甜哭哭啼啼的,让她太阳穴突突地发酸,她忍不住喊道:

    “别哭了,我想办法呢!”

    被母亲这么一吼薛梦甜吓了一跳,顿时不敢吱声,只能隐隐的抽着鼻子,看着刘清皱眉沉思。

    她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了,要是母亲想不出办法,她就立刻逃到美国去。她绝对不会乖乖在家里等着嫁给一个傻子的。

    她大不了去找陆贯之!

    半晌,刘清皱着的眉头渐渐纾解:“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是有些冒险。还要你自己牺牲,做不做,全在你自己了。”

    “我做我做,只要别让我嫁给一个傻子,妈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刘清听见薛梦甜忙不迭的答应,顿时鼻子冒出冷哼:“你要是一直听我话,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薛梦甜此刻不敢顶撞,只是低头称是。

    刘清见到女儿此刻还算乖巧,脸色才好看不少:“我需要你发消息说你的那首歌就是抄袭的苏念的。”

    “什么?”薛梦甜一惊,整个人从沙发上弹起来:“妈,你疯了。我要是承认自己是抄袭,那么以后娱乐圈我还怎么混,这不是白白便宜了苏念那个贱人么?”

    看着女儿如此的沉不住气,刘清直摇头:

    “我让你承认只是承认一小部分,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到底也是随你。承认了你抄袭,你的名声势必就不好听。纪海那一家子本来就不满意你。到时候,我亲自上门去退婚,同时,作为补偿,我会告诉纪家把苏念嫁给他们。

    刘清缓了缓又道:“你只要率先跟陆贯之解释好,他信了你,你还要管别人做什么。左右碍不着你的婚事。反正我是这么想,干不干随你。总得寻个由头,让纪家有理由退婚。”

    刘清这招不可谓不奇妙,可惜用错了地方。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其中一计就是以退为进。

    刘清虽然自小没有读过书。但是这些年花花肠子没少使出来对付人,尤其当年苏烟那件事,算起来她也是出了不少力……这么多年摸爬滚打,刘清简直已经是活灵活用。

    薛梦甜听完,脸色一变再变,心中万分纠结。

    最终她咬咬牙。

    事业大不了之后洗白,转战影视圈,不唱歌就行了。嫁人,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好,我马上就发表声明!”

    她顿时就活动开,有了决心做什么事情都有效率极了。而就在她准备发文的时候,苏念一只脚踏进了苏家的大门。

    做贼心虚,刘清看见大门前出现的身影也吓了一跳。脸上肌肉僵硬,庆幸苏念看不见。

    “念念回来啦。怎么也不说一声……”

    苏念听见刘清的声音,感受到旁边另一道阴毒视线的存在,顿时好笑。

    “是啊,再不回来,我怕我的东西都要被某人给全偷走了!”

    刘清的脸色讪讪的,薛梦甜也是铁青着脸。

    苏念说那首歌,她想起来还有气呢!

    苏念这个贱人,自己暗中改编这首歌,竟然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害的“天赋唱将”复赛的现场大乱,济慈撤资,简直是没脑子到了极点!

    她若是早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那首歌,她还不屑用呢,宁愿去找一个枪手代写,这样还稳妥一点。

    因为这件事情,她被推上风口浪尖,甚至现在,她还要在微博上自己承认,简直倒霉!

    “苏念,你别得意!这一次你的所作所为让爸爸的公司亏了那么多钱,你以为你现在回来日子会好过?”

    薛梦甜嘴上不饶人,依旧在那里说风凉话。

    苏念不为所动:“比起担心我,妹妹还是想想怎么解释那首歌的着作权吧。毕竟,这件事情我已经请了律师。哦,对了……”

    苏念突然一停,随后从自己的行李箱里面抽出一份文件:

    “这是律师函,妹妹仔细看看。”

    拍下文件,苏念头也不回的就上了三楼,留下薛梦甜在楼下气得跳脚。

    拿起之前苏念给她的东西一看,薛梦甜一口气没喘得上来,在那里直翻白眼。狠狠地把那份律师函撕个粉碎,薛梦甜咬牙切齿:

    “可恶,非要逼着我道歉是不是?好,我现在成全你,我道歉。只是……苏念,你别后悔这道歉之后的后果!”

    她把之前编辑的文字快速的发送出去。随后就开始关注这件事情的发展动态。

    微博上薛梦甜的粉丝并不少,苏梦甜的声明很快就被转发的到处都是。

    薛梦甜看着那微博之下的评论,脸色发白。所有人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骂她,让她滚出娱乐圈。这样的事情她即便心中预想的到,可是还是不能接受,她是童星呐!曾经所有人口中的国民闺女啊!怎么最终事情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

    她恨,她恨死苏念了!

    都是苏念害的。

    而此刻苏氏娱乐的薛立,看见薛梦甜发的那则消息,差点没晕过去。拿起车钥匙,大步奔往停车场。火速赶回家中,等看到坐在那里的薛梦甜,薛立二话不说,扬起手,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薛梦甜,你疯了你,公司花钱捧你是捧着玩的,你是要害死老子才甘心么?”

    薛梦甜被薛立大怒之下抽了一耳光,只觉得自己眼前金星直冒,嘴角也是被牙齿擦破皮流了血。心中怨恨,可是想到刘清的嘱咐,她只能捂着脸,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

    “爸爸,我知道我做的不对,您要是生气,您就打死我算了!”

    她眼泪汪汪,索性把头往前面一伸,看着薛立因为暴怒通红的脸颊。脸上表情委屈至极。却倒是让薛立心中起了疑惑,不过怒气还在心头憋着:

    “哼,你以为我手上捧着豆腐的,我不敢打你?你今天不说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我饶不了你!”

    他最后一句话不作假。

    这一次捧薛梦甜参加“天赋唱将”公司在找人疏通关系上没少花钱,他是顶着董事会的巨大压力在做事情。

    别看薛立现在是董事长,但是董事会还不是他的一言堂。他办这些事情有风险的。这也是他费尽心机想要往上爬的原因。

    他想要更大的大腿去抱着,这样才能继续在苏氏娱乐站稳脚跟。他还想要把苏氏娱乐改成薛!

    做到董事长,还不是他薛立的最终目标!

    “好了好了,你为难孩子做什么。她也是被逼无奈。”

    刘清在一边,见到薛梦甜已经按照她的吩咐稳定住了薛立,这才出来打圆场。

    到底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薛立对于刘清比对待薛梦甜客气多了。

    现在母女两个唱双簧,他被人已经拿捏住了还不自知。

    “清儿,什么被逼无奈,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刘清一听薛立上钩,顿时一双眼睛滚下两行泪来:

    “左右我们母女两不过是来蹭吃蹭喝的外姓人,别人欺负我们,我们也不敢还手,别人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当然要怎么做。你嫌弃我们母女给你拖后腿你就直说,我们立刻打包东西回乡下去!”

    她闭口不言薛立的问题,上来就是一阵猛哭。

    这倒是把薛立又给弄得六神无主起来,他烦躁的揉揉眉心:“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们母女了。我这不是被这件事情气昏了头么,你……你哭什么?”

    见到差不多已经让薛立消了气,刘清见好就收,很快止住眼泪:

    “你真的不嫌弃我们母女?”

    “不嫌弃,不嫌弃。”薛立忙不迭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刘清似乎将信将疑的看了看薛立,过了一会才开口:“还不是苏念。她给我们甜甜律师函,要把我们甜甜抄袭的事情告到法院去。甜甜都跟她道歉了,她还不依不饶。甜甜没办法,只好……”

    “苏念?”薛立的眼睛陡然眯了起来,“她人在哪?”

    薛立的话音刚落,楼上就已经响起了导盲杖敲击的声音:

    “父亲找我?我在这里。”

    望着女儿乌漆嘛黑的眼睛,薛立总觉得全身凉飕飕的。他好不容易平静下心神:

    “念念,是不是你给梦甜发的律师函,要告她抄袭?”

    “是。”苏念光明正大的承认了。又不是她抄袭,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你……”薛立一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大女儿从疗养院回来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还在苏氏娱乐工作的时候,明明苏念是那么的好拿捏,怎么如今越来越厉害?

    “你何必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对公司有什么好处?爸爸当初就说,不要你去参加那个“天赋唱将”你偏偏不听,结果自己跑到复赛上去退赛。现在又在做什么?你妹妹只是稍微看了看你写的歌。你们都是我的女儿,给谁唱不是唱?”

    苏念冷笑。

    好一个都是他的女儿,谁唱不是唱!

    所以,她就活该辛辛苦苦创作的歌曲被人剽窃?所以,她就活该永远端在幕后做一个枪手?

    “爸爸说的对。同样都是爸爸的女儿,所以我为什么不能参加节目,不能去唱自己的歌?”

    薛立一噎,怎么也没想到曾经懦弱寡言的大女儿如今竟然如此伶牙俐齿,竟然会反问他!他隐隐有些心虚,目光看着苏念也开始闪躲。

    “这个……你毕竟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爸爸认为你还是比较擅长商业上的事情……”

    这个理由,连薛立都有些脸红。他在心中庆幸苏念看不见。

    苏念是擅长商业上的运作,苏氏娱乐在她手上的时候,苏念创作的管理机制把整个苏氏的效率提升了百分之一百五十多,而且对于资源的调度也是相当的分析合理。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只是薛立害怕苏念篡了他的权,所以很快就过河拆桥把苏念赶到了疗养院……

    “嗤!既然爸爸这么认为,那我无话可说。这律师函也不是我想要撤销就能撤销的,爷爷给我的,爸爸自便吧。”

    她转身要走。

    薛立一听是苏老爷子的意思,脸都吓白了。

    本来还以为是苏念自己要告薛梦甜,他还奇怪平日里那么软弱的她怎么突然这么强势?现在解释通了,也更加完蛋了。

    竟然是老爷子的意思!

    这个认识让薛立血色全失,猛地倒退好几步,若不是刘清扶住,差点就要栽到地上。

    “真的是……老爷子让的?”

    薛立一边说话一边倒抽冷气。

    他倒不是害怕老爷子告薛梦甜上法庭,这件事情大不了发一个致歉声明,然后赔点钱。

    但是,这个事情带来的预示却是很可怕的。

    今天老爷子帮着苏念打官司,那么以后,老爷子就能帮苏念要回公司!

    这是绝绝对对不可以的。他对于这个公司的掌控已经快要全部完成了。很快公司就能改姓薛了,他怎么能允许功亏一篑?

    “念念,爸爸知道你是好心肠的孩子。你妹妹那是年轻不懂事,你别计较。况且她已经在网络上发表了致歉声明,这个官司打下来顶多只会赔一点钱。你何苦让你爷爷费心。爸爸现在做主好不好,让你妹妹现在正式给你道歉,你看行么?”

    他说道最后赔着笑脸,都用上了商量的语气。

    这要是从前,苏念简直想都不敢想。

    薛立也知道怕了?呵呵,好戏才刚刚开锣,他就退场的话岂不是很没有意思?

    她状似苦恼的想了想,之后才勉为其难的开口:

    “好吧,既然爸爸你都开口了,我也就只能答应了。”

    “唉,好,我就知道你是好孩子……梦甜,还不快点过来跟姐姐道谢?”

    薛立松了一口气,招呼薛梦甜过来道歉。

    薛梦甜差点把嘴唇咬烂。她都已经在网络上发表了声明,苏念这个贱人还想要怎么样,有完没完?

    <!-- csy:22065402:908:2019-11-22

04:53:40 -->
相关文章
  • 如何训练下面变得多水,男朋友用手抠我很舒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