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晚上睡觉时大脑不停的放歌,活动单人小游戏!

作者:admin 2020-03-16 12:03:39 我要评论

    顾彦辰从来都不会喝醉成这个样子,苏浅夏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今天晚上的酒局竟然会喝成这样,想到这,苏浅夏心里更是生气了几分。

    会场上的看到这一幕,还以为顾彦辰出了什么事情,不由得三三两两的人都上前洋装关心着,都被苏浅夏带过了。

    苏远航的动作,全都落入了苏珊珊的眼里,她这个哥哥,真的是让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走了不到十分钟,三个人终于走到了顾彦辰的车旁边,刚刚到车库的周向连忙走上前从苏远航的手里接过了顾彦辰。

    周向心想还是夫人明智,及时的给他打了个电话,周向将顾彦辰扶进了车内,坐上驾驶座的位置,等着车外的苏浅夏。

    “苏总,今天真是谢谢您了……”苏浅夏感激的望着苏远航。

    “应该的,顾夫人不用跟我客气的。”

    苏远航摇摇头,眼神温和,他总觉得苏浅夏有些时候似乎在刻意的去疏离他,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错觉。

    “嗯,麻烦苏总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哦对替带苏董事长问好。”苏浅夏礼貌的说完,转身走进了车内。

    苏家……莫名让她觉得有一丝讽刺。

    车缓缓的离开了苏远航的视野,看着离开的苏浅夏,苏远航内心百感交集,眼睛里充满了疑问,他不知道苏浅夏到底是在装傻还是在刻意的回避。

    没错,他已经什么都清楚了,只是在等苏浅夏……苏浅夏跟顾彦辰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了。

    周向又将不清醒的顾彦辰扶下车,走到了二楼卧室才缓缓的离开,苏浅夏向周向表达了谢意,送周向到门口了才转身回去。

    难得李姐还没有走,在等着她们回来。

    “夫人,您回来了,要不要给您热一下菜?”李姐关心道。

    苏浅夏摇摇头,“不用了,我不饿,新新睡了?”

    “是的,小家伙折腾了一天今天睡的格外的早。”

    李姐温和的看着苏浅夏。

    “好,李姐你下班吧。”苏浅夏说完,就往二楼走去。

    此时此刻的顾彦辰依旧以刚刚的姿势躺在床上,只是似乎翻了个身,依旧平稳的呼吸着。

    酒味依然浓重,苏浅夏真的是不知道顾彦辰今天到底喝了多少酒,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昏昏欲睡,摇了摇头,苏浅夏走过去将顾彦辰的鞋子脱了,将他推到床上另一边,帮他换了身衣服,擦了擦脸才算是罢休。

    劳累了一天,苏浅夏也真的是累了。

    躺在床上,苏浅夏却迟迟睡不着,今天碰到了苏苏苏昀还有苏远航,让她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小时候的记忆蜂拥而至,稚嫩的笑脸,歹毒的恶意,还有那双她永远也忘不了的罪恶的双手,痛苦不堪的往事无尽的向她袭来……

    心被抽痛的淹没着,苏家,这个象征着金钱和势力的家庭,破烂不堪的回忆,成为了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去回忆的事情,只是她的母亲苏清清……上一辈人的恩怨像是如影随形般跟随着她,可是现在的生活,如此平静,她有什么理由去打破呢?她已经放弃了不是么?心底隐隐的一抹烟火在燃烧着。

    特别是每次在见到苏远彤的时候,那种感觉更是强烈。

    苏浅夏想到抽屉深层里面的那张泛旧的小纸条,许多事情大概真的已经好好查一查了,她的养父母,当面的真相,总该还她一个清白,养父母的一个交代不是么?

    不知道想了多久,苏浅夏才悠悠的睡了过去……

    “不,不,不要推我,不要推我……求求你……”苏浅夏恐惧的摇着头,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啊!”

    苏浅夏的眼角布满了泪水,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紧闭着双眼,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情。

    “阿采,醒醒,阿采,别怕……”

    身旁的顾彦辰坐起身,眉头紧皱,担忧的呼喊着苏浅夏,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忧心忡忡。

    这副痛苦的模样,他不知道他的小女人梦见了什么……

    蓦的,苏浅夏睁开了眼睛,可是眼角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泪。

    刚刚那种从高处坠落的恐惧感,侵袭遍她的全身,让她的每个毛孔都在颤抖,心里像是被啃食一般难受,完全忽略了一旁撑着身体的顾彦辰,一脸担忧的模样。

    任由泪水滑落,苏浅夏缓了一会,才从那种感觉中抽离出来。

    “阿采,你到底怎么了?都是梦而已……”顾彦辰平和的说道,伸着手一直轻轻拍打着苏浅夏的身体。

    看到苏浅夏痛苦的纠结在一起,他的心也跟着纠缠起来。

    “我没事。”苏浅夏缓过神,沙哑的回了一声,“对了,几点了?”

    “嗯快八点了吧,还还好意思说,刚刚怎么喊你都不醒,梦到什么了那么害怕的样子?”顾彦辰轻轻点了一下苏浅夏的笔尖,好奇的问道。

    苏浅夏坐起身,倚靠在床头上,“没什么,刚刚醒来的时候我就忘了。”

    顾彦辰无奈,也没有再多问,“昨天卧室怎么回来的?”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顾彦辰显然有一丝的心虚,他最后的记忆好像就停留在自己要去洗手间的时候,其他的好像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还好意思问?”苏浅夏斜着眼,不满的看着顾彦辰。

    不提还好,一提到这件事情,苏浅夏心里不仅涌起一股怒意,想到昨天晚上顾彦辰酩酊大醉的模样,她还是很生气。

    顾彦辰无力的辩解了一声,“我真的没有喝多……”

    “没有喝多还躺在了地上?你可是说过去一会就回来找我的,结果害得我坐在那里巴巴的等了你一个多小时!”

    苏浅夏干脆直接扭过了头不再理会顾彦辰。

    看到真生气了的苏浅夏,顾彦辰往前靠了一下,伸出手从后面环住了苏浅夏,低声下气的开口,“阿采,好了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这件事情,的确是他的

错。

    “哼!”苏浅夏冷哼一声。

    顾彦辰后知后觉,刚才苏浅夏是在说他!躺在地上?!

    “不对,阿采你说卧室躺在地上的?!”顾彦辰不敢置信的问了一句,眸子里有一丝窘迫,掺杂着震惊。

    苏浅夏点点头,神情无感,“我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你躺在角落的地上,旁边也没有人,郧阳,你最近可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啊,你昨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啊?”

    <!-- csy:20974516:577:2019-11-14 10:24:38 -->
相关文章
  • 晚上睡觉时大脑不停的放歌,活动单人小游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