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越南服务为啥不戴套,快插我小穴阿……阿

作者:admin 2020-06-16 12:02:02 我要评论

    言沐夕和宁姨聊到广播通知说机械故障已经排除,确定船已经起航才安心入睡,本来想着要起来查看慕凌风的情况,她睡前准备定闹钟时,宁姨却说不用。

    宁姨只说景天阳车祸住院时养成的习惯,不管是何时睡下,也不管需要几点起床,完全不用闹钟她都可以自然醒,所以让言沐夕尽管放心睡。

    其实宁姨除了习惯当真如此,也有另外一层用意在,她发现慕凌风格外留意言沐夕的行为举止,如果他凑巧了解过陆芊芊,那么这其中就破绽颇多。

    言沐夕在景天阳戳穿她身份之后,只要没有特殊原因,通常不会刻意按照陆芊芊的方式说话做事,自然也不会摆那种“大小姐架子”。

    虽然景天阳不说,可其实他是喜欢看言沐夕这一面的,所以久而久之所有人都默认接受了言沐夕这样的“变化”。

    如今这种情况下,宁姨担心突然提醒会让言沐夕的状态刻意生硬,干脆就自己多做些事情给她打掩护,反倒比说出来要好。

    放下言沐夕安心入睡不讲,单说景天阳这边,早上一起床就知道了当地时间昨夜发生的事情,邮轮在驶出芽庄港之后又因为机械故障返航。

    而他手机里最后一条消息是言沐夕上船之前发的,当时她在街上买水果,除了夜市的照片之外,还有几张芽庄港的夜景。

    “景大少爷,你已经翻过两遍,应该确定嫂子在那之后没有发过消息给你。”韩琛坐在景天阳对面的床边,虽然他们今天换了地方住,可依然是双人标准间。

    “会不会出事?”景天阳终于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转过目光来看了韩琛一眼,然后迅速翻身起床,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显然是打算去洗漱。

    “他们下一站是到新加坡,等下我让飞哥帮我订机票,这边的事情你代我处理吧……”

    “哟呵,看来这家伙认真了!”韩琛看着景天阳的背影消失在洗手间门口,轻挑眉梢淡淡一笑,对他这个态度倒是有几分欣慰,只是现在似乎不是时候。

    “景天阳,你认真要去新加坡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飞哥,不过你就算坐最快的航班过去,也至少要七八个小时,而你到了嫂子的船也还没到……”

    “机票就不用订了,让飞哥马上着人再查南珠旅游公司的资料,越详细越好,另外把昨天邮轮在芽庄港的资料都给我传过来,并且随时关注最新动向。”

    景天阳的声音从卫生间传出来,他知道韩琛话中的意思,确实这种时候直接赶去新加坡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还会平白把时间浪费在路上。

    “据说恋

爱会让人智商下降,你这算是恋爱吗?”韩琛轻声自语,却没打算让景天阳听到,或者对于他来说,恋爱应该是一件好事,只是目前不宜被点破。

    言沐夕大概因为前一天乏累紧张,加上睡得也比较晚,倒是睡得格外沉,等她醒来时天都已经大亮,温润的阳光透过薄纱窗帘照进舱室。

    她打了个哈欠一翻身,似乎才想起昨夜和宁姨是在客厅睡的,而昨天经历的种种就好像一场梦,不过这会儿宁姨不在旁边,应该是早就起了。

    突如其来响起的敲门声,让言沐夕马上精神了好多,目光也转向舱室门的方向,只是她却没有出声,想了一下才起身,打算悄悄走过去看看门镜。

    这时宁姨从卧室走出来,看到言沐夕便对她比了个让她别动的手势,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到门边,凑到门镜上看外面的情况。

    “请问这是陆芊芊小姐的房间吗?”外面的人见半天没人应,便十分礼貌的主动问话,而对方讲的是英语。

    “你是哪位?”宁姨故意退后两步才同样用英语回问,给人一种距离门口不远,却也不在门旁边的感觉。

    “在下是安塞洛伯爵的管家,我家伯爵夫人曾经是陆老先生的病人,听说陆小姐凑巧也同船出游,所以想约陆小姐见个面。”外面的人自报家门。

    宁姨把目光转向言沐夕,发现她正眉头微皱,满脸迷茫的想着什么,便很干脆的回答了外面的人。

    “不好意思,我家少夫人因为昨夜返航的事受到惊扰,睡得比较晚了,所以还没有起床,我也不方便打扰,你可以留下房间号,等她醒了再回复你可好?”

    “既然是这样,就先不打扰陆小姐休息了,在下晚些时候再来。”外面的人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说完也就转身离开了。

    宁姨再次走到舱室门口,仔细看清楚外面没人才往言沐夕这边走过来,此时她已经起身,让了旁边的位置给宁姨坐。

    “林先生有些发烧,我早上起来发现的,应该是伤口发炎所引起,开始温度很高,吃过退烧药暂时降下来了,他人也刚刚睡下……”

    宁姨先说过慕凌风的状况,才问言沐夕是否知道这个安塞洛伯爵夫人,言沐夕说完全没有印象,毕竟陆明远主管米格森的行政事务外,还是个医学专家。

    虽然他已经很少实际看诊,可总有些通过特殊关系指定他做主诊医生的患者,加上他行医多年救治的患者不计其数,别说言沐夕是个冒牌货,就算他的亲生女儿陆芊芊本人也未必都认识。

    言沐夕很想问宁姨现在要怎么做,可想到卧室里还有个外人,有些话真不能随意说。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收拾好这里,然后再去看看林先生的情况。”言沐夕突然摇了摇头,这种时候不能被人扰乱了节奏。

    宁姨点头答应,两个人整理过客厅,言沐夕洗漱收拾好,因为慕凌风刚刚睡下,也就没去打扰他,而是叫了客房服务的早餐。

    之前她都是去船上的自助餐厅吃饭,然后还会在船上到处逛逛,反正邮轮上好吃好玩的东西也多,现在有伯爵夫人的梗在,还是留在舱室好些。

    不过对方说等下再来问,总还是要先想个对策才是,这时言沐夕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求助景天阳了。

    现在船在公海,手机没有信号,好在还可以上网,于是她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在艾琳堡专用的聊天程序,发了消息过去给景天阳。
相关文章
  • 越南服务为啥不戴套,快插我小穴阿……阿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