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特别容易湿是不是好处,夏目友人帐夏目和斑的图片!

作者:admin 2020-06-26 12:22:46 我要评论

    “不会的,放心吧。”他轻声的安慰着顾滦滦,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他知道顾滦滦所说的麻烦是什么,但是对于这种昭告天下的宣布,对顾滦滦一定是有利无害的,关于结果他没有想这么多,只知道自己做的很对。

    顾滦滦不由的蹙紧了眉头,不得不说,他很担心沈豫会给席城一些不必要的惩罚。

    席城仿佛是看出了顾滦滦的心思,轻轻的点了一下顾滦滦的肩膀,笑了出来。

    “没关系的,走吧。”

    于是,便带着顾滦滦离开了这里。

    “啪”一个重重的巴掌准确无误的落在席城的脸上,席城不自觉的倾斜了身体。

    “是不是太纵容你了,竟然可以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

    沈豫有些愤恨的看向眼前的席城,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她的心里难以掩饰的怒火,无处平息,电视里不停的播放着关于席氏家族和顾滦滦的关系,而造成这种事情的原因,都是因为席城。

    “荒谬?哪里荒谬?”

    席城有些疑惑,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他有些无奈的笑了出来。

    明明就是事实,为什么还要扭扭捏捏,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相信。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声音。

    “翅膀硬了吗?长大了对吗?”声音变得嘶哑起来,此时的沈豫怒不可遏。

    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席城这般没有规矩的对她说话,又一次是因为顾滦滦的原因,此时她的心里难以掩饰的怒火。

    “对,我没有错!”席城大声的说道,此时他无所畏惧。

    只见席城忽然站直了身体,紧紧的盯着眼前的沈豫,看起来是这样的倔强。

    “那个女人究竟是有什么好的,我已经纵容顾滦滦入住席家,你还想怎么,你是不是想要全世界都我的光荣历史?”

    沈豫是这样的愤怒,身体止不住的发抖起来。

    一直以来她所厌恶的往事,因为他的儿子全部都暴露了出来,这让她怎么会不生气。

    “你不想背负这个罪名,就要将所有罪名都转让给顾滦滦吗?”

    “对!”

    席城错愕,不禁瞪大了双眼,他不敢相信眼前的母亲就是曾经那个通情达理的人。

    只见此时的沈豫驻在了原地,心里各种复杂的情绪缠绕心头,她紧紧的盯着席城的眼睛,没有一点要妥协与服输的态度。

    “你究竟是怎么了?心肠怎么变得这样的残忍。”

    席城有些痛苦说道,说不出的难受感觉,直至现在,他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他的母亲。

    心仿佛掉在了地上,混为一谈,破败不堪!

    “很好。”沈豫有些难受的笑了出来,声音里无限的悲凉。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格外的消极,有时候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着席城通红的脸颊,她的心里也是格外的愧疚。

    但是一些有些事情一定不能触碰她的底线,无论是谁,都不能这般情况的对待她。

    随即,她不想和席城有太多的争执,便离开了这里。

    “小姐,夫人约你去书房一趟!”



    顾滦滦躺在了床上,安静的数着屋顶上的天花板,这时,林妈的声音打乱房间里的沉静。

    “好,我这就去。”

    顾滦滦坐了起来,对着眼前的林妈友好的笑了笑,示意着她。

    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就知道因为席城私自召开新闻发布会的事情,沈豫一定会来找她的,而她也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信誓旦旦!

    她来到了书房,房间里的灯是关着的,顾滦滦并没有因此畏惧,而是下意识的将身体挺直,大步迈入。

    一双深邃的眼睛紧紧的关注着顾滦滦的一举一动,时而皱眉,时而严肃。

    顾滦滦不由的笑了出来,首出声音,挑衅的说道:“关于席城?”

    沈豫没有说话,但是心情被顾滦滦一下子所点燃,只见愤怒的朝着顾滦滦的快速的走着,伸出双手,朝着顾滦滦的脸颊上直直的落下。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计划中来的自然,顾滦滦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了沈豫的手,不自觉的用力,愤怒的看着她,又是这一套,还真的以为她顾滦滦是傻子啊,不可能的。

    “放开我!”

    沈豫不停的挣扎着,愤怒的看向眼前的顾滦滦,双眼涨的通红。

    她有些羞辱,竟然被顾滦滦倒打一耙,这个意外真的嗅大了。

    “怎么了?是不是痛了?”依旧紧紧的抓着沈豫的胳膊,声音变得的有些凌冽。

    看着沈豫胡乱挣扎的身体,她想到了自己,当初自己受尽折磨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同情她,没有想到她今天竟然用在了别人的身上,虽然有些大逆不道!

    或许是看出了顾滦滦坚定的态度,沈豫忽然灵机一动,大声的说道:“顾滦滦,我是你的母亲,你的修养呢!”

    “你不是!”

    “嚯”顾滦滦用力的一摔,放开了沈豫的胳膊,愤怒的朝着一旁的方向走去。

    她的母亲?真的是搞笑,她不是一个野孩子吗,哪来的母亲?在这个时候,沈豫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她刚刚的举动还真的是威胁到她了。

    此时沈豫有些吃痛的摸住了双手,痛恨的看向了一旁的顾滦滦。

    只见顾滦滦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眼神有些慌张,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她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沈豫见状,不由的笑了出来,看来顾滦滦是有些难以接受她这个母亲。

    既然如此……

    沈豫放慢了自己的脚步,朝着顾滦滦的方向走去,轻轻的试探着:“怎么了,接受不了?”

    顾滦滦有些难受的看了沈豫一眼,没有说些什么。

    不知怎么回事,此时她的心里格外的压抑,竟然有一种即将要窒息的状态,手下意识的摸住了自己的心脏的位置,怒视着眼前的沈豫,不甘示弱!

    沈豫见状,不禁笑的更加的愉快,细手不自觉的摸了摸顾滦滦的秀发,眼神也突然变得格外的温柔起来。

    “你没事吧,你这样,妈妈真的很担心你啊!”

    沈豫有些心疼的说着,但是看着顾滦滦痛苦的的模样,她不禁在心里偷笑八百遍。

    殷殷作假的声音,使得顾滦滦不由的蹙紧了眉头,她紧紧的盯着沈豫的眼睛,有些愤恨。
相关文章
  • 特别容易湿是不是好处,夏目友人帐夏目和斑的图片!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