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法制的名人事例,豺狼末日17下沉浮欲洁

作者:admin 2020-07-04 14:05:35 我要评论

    漆黑的夜晚,窗外狂风怒吼的叫着,听起来犹如伤心的人在哭泣一般,让人心头发颤,即便晴天,在这寒冷的深冬,街上的灯和天上的星月都显得那么憔悴惨然。

    如果世上还有一种愚夫所不屑,又难能感知的快乐,那就是冬夜之下,风声凄厉于遐迩,月影婆娑于朦胧,四周如水,偶尔饥鼠窸窸窣窣,忘怀天地个人之得失的惬意,就在这个冬天的晚上。

    宁静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光,几分惆怅涌上了心头,家里的妈妈一直在询问爸爸的情况,而她总是以好的一面在敷衍着妈妈的询问,因为她不知道,如果告诉她爸爸有可能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态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可是这个事实早说,晚

说都得说才对,瞒得过今天也没办法瞒过明天。

    几翻挣扎,她还是决定在明天告诉妈妈这个事情,她总是要来照顾着才对,不然她就没有时间去上班了,名下的负债累累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青拿着大衣走到她的身边,轻轻的给她披在肩上,她理了理自己肩上的大衣,对着窗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好想把心累的憋屈都吐出来,忘记所有的烦恼。

    “你好!”

    门口一个穿着医院工作服的人员,胸前带着一个黄『色』的胸牌,右手提着一张可以折叠的床,他左右看了一会说道:“这个是周护士长叫我送来的,说给你们晚上住的陪护床。”

    “周护士长?”宁静非常惊讶的问道。

    “对的,她吩咐的,六号床!”一边说话他一边把床放了下来,双手把被子递了过来,夏青接过他手里的被子,微笑着连说了两句“谢谢”。

    宁静的脑海中出现的是急救车里那个护士的笑脸,心想,在这个医院里,她无亲无故,也没有认识的任何一个熟人,唯一和她说上几句话的,就是那个护士姐姐。

    夏青和林佳佳已经在手忙脚『乱』的打开折叠的床,铺上叠好的被子,然后兴奋的坐了上去。

    “静静,你快点来睡一会,这个睡着应该很舒服的,我们看着,你快休息吧!”夏青对她说道。

    宁静看了看时间,九点过,好像还早,她在等着每晚十点寻房检查的护士,他们要测血压,量体温,没有她都要看到一切正常以后,她才可以安心下来。

    看着时间一天天溜走,她都有点不计时日了,请假的日子也快到了,刘点点每天都在顶着给她带班,她也十分的过意不去。

    可是妈妈一个人在这儿照顾,她也不放心,因为妈妈不识字,虽然县城不大,但是也有小小的担忧。

    看着她愁眉不展的样子,夏青和林佳佳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毕竟她爸爸安静的躺在床上还是一动不能动恩,这对于谁来说都是一大打击。

    虽然一切都知道感同身受这个词,但是真的只能是感同,无法身受,毕竟每一个人的体会真的是完不一样的。

    很快护士查房以后,她疲惫不堪的倒在陪护床上,看着林佳佳和夏青说:“交给你们了,我睡会,好多天没能这样躺着睡觉了。”

    应该是太困,太累,太疲惫,刚躺下一会他就睡着了,甚至可以听到她的呼噜声。

    ——分割线——

    晚上十点的夜郎街还是热闹非凡,聚集了夜宵,喝酒的各种人群。

    这里的每一个夜宵店都在拥挤的排队,韩斌和韩晨,还有江浩,坐在一个小小的桌子旁,一人面前摆着一瓶雪花啤酒,韩晨的已经喝去了一半,只有江浩的还没开始喝。

    “来,我们三个碰杯吧,希望以后各自安好。”韩斌拿着啤酒瓶说道,不用杯子直接用瓶,好像就是男生喝啤酒的风格。

    “我明天要回贵阳,我就不喝了吧。”江浩在拒绝着喝酒。

    “明天才回,你慌什么呀,再说喝一瓶啤酒还不至于会影响你酒驾。”韩晨对他说道。

    江浩拿着瓶子也开始喝了起来,一瞬间这场酒局好像是他和韩晨的较量,韩斌就是一个多余的陪衬。

    他的手机在包里一次又一次的响和不停,他始终没有接听,而是直接静音,安静的放在了一旁。

    年龄年底,快过年了,超市里一堆的活需要完成,各种报表,各种业绩,各种活动,都是由一堆的人在替他撑着。

    “明天回去什么时候再下来?”韩斌看着他问道。

    他喝了一口酒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呀,在我的内心深处,是一刻我不想离开的,就想留在这儿,哪怕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要默默的看着她就好。”

    当着韩晨的面,他豪无忌讳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其实他爱的很简单,就像他对韩晨说那样,一见钟情。

    坐在这个熟悉的街道上,吵闹拥挤的人群,一个矮一个的行走着。

    小小圆圆的桌子一张紧靠着一张,基本上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两瓶同款,那就是雪花啤酒。

    “哎,好难过,这不是我要的那种结果结果!”韩晨好像喝的差不多醉了,开始胡言『乱』语的哼起了歌。

    江浩看了一眼地上,『乱』七八糟,横竖不一的啤酒瓶,在他的脚下安静的沉睡着。

    他突然惊讶的看着韩斌问道:“这么多?都是他一个人喝的?”

    韩斌点了点头回答道:“差距多吧,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他已经差不多喝醉了,我和你来了以后他又喝了这么多。”

    “哎,其实我挺羡慕青梅竹马呢感情的,但是他自己的问题太多了吧,如果真的爱她,就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说爱,再说保护才对。”江浩说道。

    其实他知道宁静心里一直有他的,他这个一见钟情,未必可以替代青梅竹马。

    早在宁静『迷』『迷』糊糊叫韩晨这个名字时,他就知道,他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只是现在他看到的,都是他的脆弱,不够坚定,不能完的保护她,所以她不想让,从自私的角度来说,他也没想过要让他,他的一切出发点都是,她幸福就好,她的笑脸,就是他愿意看到的。

    <!-- 88:99607:44890027:2018-12-12 11:21:29 -->
相关文章
  • 法制的名人事例,豺狼末日17下沉浮欲洁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